赤水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女童遭同学拧脖后歪脖近3年恐落终身后遗症

发布时间:2019-09-14 03:23:28 编辑:笔名

女童遭同学拧脖后歪脖近3年 恐落终身后遗症

女童小宝被同学“松骨”后,脖子一直歪着,而且可能落下终身后遗症。家住广州市白云区的小宝如今是小学一年级学生,约三年前的意外伤害让她的颈部至今无法自如摆动,大部分时间要戴着颈箍。小宝的家长至今仍未能向相关幼儿园和伤人女童的家长讨到说法。被小同学“松骨”后歪脖据小宝的姐姐介绍,2011年妹妹在小区幼儿园——广州市白云区碧涛湾幼儿园读大班,被同班的小潘扭伤脖子。小宝向回忆道:“那天我们排成队准备上厕所,她(小潘)排我前面,跟我说‘我帮你松松骨’,然后她两只手夹住我的脸用力拧向一边,我脖子就歪了。老师一直在旁边玩,根本就不理我。”小宝的妈妈说,事发当天中午,她接到小宝班主任打来的,班主任说小宝在幼儿园睡觉落枕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她去接小宝,小宝的头就一直向左45度歪着。妈妈带小宝去附近一家省中医挂了门诊,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医生一看,就说不是落枕,让我赶紧去专业的医院看看。我带她去儿童医院,由于幼儿园的老师不许她说出实情,医生‘审’了她半个小时,她才哇一声哭出来,说是被同学扭了脖子。”戴颈箍饱受疼痛折磨小宝被诊断为寰枢关节脱位。小宝的妈妈解释,这是一种典型的上颈椎损伤,医生认为原因必然为暴力外伤。“小宝的横韧带受损及脱位程度对脊髓未造成压迫,所以孩子还是可以走跳;但寰枢关节腔内积液导致她经常性颈痛,并常常头晕想呕。”小宝的妈妈表示,目前看过的医生都认为小宝的脖子暂时没有办法根治,可能会落下终身后遗症。“医生说永远都治不好了,还让我别带她到处折腾,越治只会越严重,痛只能带个颈箍固定,去看医生,也是只能开点止痛膏药给她贴脖子。”小宝的妈妈今年五十多岁,看着女儿终日带着颈箍受病痛折磨,她没说几句话就掉下泪来。“这么热的天,颈箍不透气,她颈上都起了热痱,痒得她都不乐意戴了,可是不戴颈箍脖子又痛,没办法只能捂着,里面贴着止痛的膏药。”看着8岁的妹妹过着“好似天天贴风湿膏止痛的老年生活”,小宝的姐姐感到心疼不已。小宝现在已经从幼儿园升入小学,同学们都无法理解她为什么长期戴颈箍。“有一次我去接她,听到别的家长让自己的小孩别跟她玩,说她的脖子戴着那样的东西,和她玩万一有什么,肯定会被赖上。孩子现在有点懂事了,她会跟我说,她的心理压力很大。”小宝的妈妈说。讨不到道歉和赔偿小宝的伤是2011年11月10日造成的,事发后小宝的家长向园方和对方家长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园方和对方家长一直不予回应,“甚至连应有的尊重都没有”,小宝的妈妈说。2013年10月8日,小宝的妈妈向白云区教育局信访办反映,教育局将信访诉求发回小区所属居委,居委只答复了“幼儿园拒绝协商”几个字,并且称已过了两年的诉讼期,要起诉都无门了。“扭伤她的那个小朋友,到现在都没有跟小宝道歉。我们两家是同一个小区的,她的家长总是躲着我们,上门找过他们几次,他们都不回应。小宝刚扭伤的时候,幼儿园的态度很好,说保险公司会承担一部分医药费,但给了我们一个号码后,幼儿园就不管了,保险公司也不管,一味地拖。”随后联系伤人女童小潘的家长,对方情绪很激动地说:“幼儿园已经交代,让我们不要出声,幼儿园已经说了是他们负责,找我也没用。”对方坦承小宝的脖子的确是自己的小孩弄伤的,但幼儿园已经说会全权负责。在8日到访时,涉事幼儿园的工作人员以相关负责人出差不在广东省内、自己不知情为由拒绝接受访问。律师:幼儿园应承担80%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朱永平律师认为,伤人小孩的家长及幼儿园均负有,其中幼儿园应负80%的。“家长负教育,学校负管理。”幼儿园交代家长“不要出声”的做法,恰恰证明园方试图隐瞒部分,“更加说明幼儿园有错”。


微店制作
微商城多少钱
微店怎样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