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火天衣 第165章 塞翁失马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0:03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165章 塞翁失马

“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的话!”

仇无衣紧紧咬着牙齿,双眉几乎锁成了一字型,包裹着身体的披风化为真正的火焰,在他的身体上熊熊燃烧。

巨型蜈蚣咆哮着从地缝中完全钻出,上半身竖了起来,令它的身体看上去更加庞大丑恶,也露出了它的腹部。这只蜈蚣后背的甲壳是土灰色,腹部颜色却五彩斑斓,红红绿绿的条纹之间夹杂着不少蓝色zǐ色的斑点,这令仇无衣立刻想起了它的名字。

懂得掘地而行的魔兽很多,但它们多数使用的是自己的爪牙,大角,或者身上的各种器官,而这种蜈蚣却用自己的胃液将岩石与土壤融化成泥沼状后在其中穿行。

被融化的物质会永久性变成毒沼,所以即使它的实力不算很强,攻击性也不算大,却被冠以一个“大地腐蚀者”的称号。

大地腐蚀者唯一的进攻方式就是喷吐胃液,但它的喷吐方式略有不同,假如不知道方法应对的话,多半会不小心中招。

但它毕竟不是什么强力魔兽,仇无衣甚至没有使用万象真眼,直接举起了手中的碎千山,将漆黑的斧刃对准了它。

“嗤!”

大地腐蚀者早已注意到了仇无衣,它的目标其实不是猎食,如此庞大的身躯,就算把仇无衣吃掉也获得不了多少营养,一般情况下它都是依靠大地深处的菌类进行能量合成为生。

它将生物吃进腹中之后,经由一系列细菌的反应就会将其转化为腐蚀能力超强的胃液,这些反应极其复杂,只要吃进去一点点东西就会造出数万倍的胃液,所以它才准备捕食眼前这个人类。

仇无衣只听说过大地腐蚀者的名字,最多看过图片,其实完全没有与之对敌的经验,不过按照常理,碎千山的威力应该能对它造成损伤。

竖直身体之后,大地腐蚀者看上去就像一座活着的高塔,摇摇摆摆的的巨躯轰隆一声扑向仇无衣。

毫无疑问,这是一招极具威力的扑击,但仇无衣的注意力始终不在这里。

冷静,必须要冷静。

大地腐蚀者的动作在仇无衣的眼中变成了一格格的慢动作,一节节身体所运动的细节看得清清楚楚,阴影就在自己的头顶,伴着从天而降的庞大压力,不需片刻就会落下。

仇无衣周身的烈火忽然被吹向了高空,拔地而起的风沙带着他向上直冲,豪气十足地正面冲向大地腐蚀者落下的位置。

三,二,一!

眼看着庞大的阴影越来越近,仇无衣心中反而变得更加冷静,身子轻轻一晃,连同风沙一起改变了方向。

“嗤!”

大地腐蚀者的腹部喷出了胃液,来源正是那些五颜六色的细小斑点,腐蚀液虽然积蓄在胃里,它却能够从身体很多部分将其喷出。

刹那间喷出的绿色胃液足有上百道,细细的堪比绣花针,密密麻麻倾泻而下,组成了一道难以躲避的弹幕。

无数胃液溅到了地上,烧穿了积雪,在一阵嗤嗤乱响之中,地面顿时多了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深孔。

仇无衣身处弹幕的包围中心,早已先一步计算出了这些孔洞的弹道位置,其实这是平时与凌戚的课程当中的一环,她的子弹不仅速度奇快,方向也变幻莫测,必须经过大量计算才有可能回避。而大地腐蚀者喷涂胃液的小孔虽然多,却都是固定在身体之上,难度不在躲避凌戚的子弹之上。

两条并行的胃液从仇无衣耳侧一划而过,借着短暂的浮空,所有胃液都在命中之前就注定了命运。

但大地腐蚀者的身体还在动,还在排山倒海般地下落。

一团赤色的火焰在绿色的弹幕之间来回飞舞,如同徘徊于星空之下的萤火虫,虽然只有一点点渺小的光芒,但比起亘古以来就照耀在天空的繁星,萤火之光是活着的光,富有生命力的光。

“轰!”

大地腐蚀者的身躯扑倒在地,砸得脚下绝大部分立足之处都滚入了山崖,仇无衣看准机会,右手向头顶一挥,左手同时握住了斧柄,全身呼啸着转动起来。

在高空整整旋转了七百二十度,沉重的战斧砸在大地腐蚀者的头顶,将它正要抬起的身体狠狠地压入了地面。

旋转之中仇无衣用上了千钧烈,暴增数倍的重量令威力有了大大的提升,然而当斧刃与大地腐蚀者的甲壳相互撞击的一瞬,仅仅溅出了一大片金色的火花。

这里本来就是山腰凸起的一部分,在仇无衣的一击之下,地面已然完全塌陷了,大地腐蚀者连同碎裂的大块岩石一起落入了脚下的深渊。

同时落下的还由仇无衣,因为风沙护体的缘故,所以速度要慢上些许。

暴怒的大地腐蚀者全身抖动了起来,连同背上土灰色的甲壳一起向着四面八方喷出了胃液,也不管目标在哪,能不能命中,兽性已然压倒了它的理智。

“掠夺自然万物,自身却无法回归大地,只知道破坏一切的魔兽……”

仇无衣的身体忽然静止于半空,斧刃挥动之处,如同月亮坠入了人间。

“嗤!”

一条胃液贴着仇无衣的面颊穿过,顿时冒出一阵白烟,烧焦般的伤口出现在胃液擦过的地方。

“生亦地狱,死亦地狱,若无法回报自然予你的恩德,不如就此消散吧!”

仇无衣冰冷的瞳孔突然映出一道炽烈的银光,光芒在斧刃之处凝结成半月形的巨型铡刀,火焰飞舞的披风突然烧起数十米高,将银色的刀刃外缘包上了一层烈焰。

大地腐蚀者意识到这个人类即将发动攻击,用尽腹中的胃液向空中的仇无衣喷出一道粗大的水柱,绿水穿透了火焰,将背后的悬崖生生切开一条斜线,半座山峰缓缓地滑了下去,压入下方的山谷。

然而命中的只是“火焰”而已。

火焰的范围不知比仇无衣的身体大上多少倍,身处烈焰之中,举起蓄力完毕的月光断头台,仇无衣化作一条冲入悬崖的细长火线,自大地腐蚀者的身边一闪而过。

银色的刀刃轻而易举地切开了大地腐蚀者的身体,将其从正中央断为两截,仇无衣提起斧柄再度垂直上升,同样升起的利刃从大地腐蚀者上半身疾速掠过,映出了一丝明亮的阳光。

身缠烈火的仇无衣自落地的烟尘之中缓缓站起,愤怒的火焰来回摇曳不止,飞一般地冲向远方。

后半身一截

,前半身连同头颅一起被切成两半的大地腐蚀者于仇无衣的背影之后轰然坠地,压出了一个方圆数里的大坑。坠落时引起的冲击波紧紧跟在仇无衣的身后,片刻不停,过了数十秒才静了下去。

斩杀恶人之前,必细数其罪恶,最终念佛将其超度,这是父亲习惯的杀人方法。

这种习惯,已经完全继承到了仇无衣身上。

附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过这还算好,山峰坠落的方向似乎比这还夸张,只能祈祷这时候荒山里没有人了。

“你这种生物只配生于地狱,啃噬罪人……南无阿弥陀佛。”

仇无衣双手合十,将碎千山横置于双壁之间,轻声念道。

万幸,学姐所去的方向不是那边,否则难免又是一阵担忧。

接下来可如何是好?基本已经完全迷路了。

仇无衣收起了碎千山,看了看大地腐蚀者的尸骸,不禁皱了皱眉。这种魔兽全身上下毫无可用的地方,就算杀死了它,也得不到食物补给或者血液,只能白白浪费力气。

一般魔兽死后会腐烂归于尘土,变成对自然有益的物质,大地腐蚀者死后只能让土地变成毒沼而已。

这样的生物存活于世间,只能说造物主也有中二病发作的时期。

仇无衣四面看了看,忽然眼前一亮。

虽然是无意从山腰处坠到了这里,却好像打开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这儿还真的不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远远望去,大约几十里外的山脚似乎有人烟。

现在的位置虽然与从裂缝中出来的地方分据山的两侧,但这座山几乎全是悬崖,两个地方必须绕过山区才能相互接触,对于一般百姓来说是不可能的。

但这一边明显要繁华许多,至少从这里能够看到城门,有城门的地方,规模肯定不会太小。

由于山区结构复杂,如果从另一面上山的话,很可能绕来绕去连这边的城市都看不见,这倒是个相当意外的收获。

以城市为据点总比深山中什么都没有的村子好,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打听到这一带是否有逆界的裂缝。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仇无衣的视线始终没有落在某个被岩石和矮树遮挡的角落,他是故意为之,因为那个地方到现在为止还在不断传出恐惧的喘息声。

由于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才一直没管而已。

“那边的人,你还要继续藏下去吗?或者说你以为躲在哪里我就不会发现?”

仇无衣半开玩笑地拉下了脸,将装出来的杀气浸透在话音当中。

宁夏治疗盆腔炎费用
广东治疗男科方法
南通牛皮癣
宁夏治疗盆腔炎医院
广东治疗男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