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雅拉冒险笔记 第十五章 梦醒时分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2:17 编辑:笔名

雅拉冒险笔记 第十五章 梦醒时分

ps:连续三天都双更了啊,我都佩服我自己了。看我这么努力,大家千万要多多支持啊,谢谢啦。ps,感谢书友死神军团飘落和混乱中的和谐两人各自打赏100币,也感谢那位为我付出月票的朋友,谢谢。

熟悉的梦境,熟悉的沙漠。一百年了,我从未逃离过这里,我永远徘徊在这里。

脚下传来的,是黄沙熟悉的触感,一百年来的每一个夜晚,我都踩着这样的黄沙,看着这样的银月,踩着砂砾时的感觉早已刻在了我的灵魂深处,一刻也无法忘记。

“这次,轮到大地之伤了吗?”看着眼前会给平常人带来深深震撼的一幕,我却有种想要大笑的冲动。即使再震撼的场景,如果每个夜晚,每个梦境都能看到,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震撼力,甚至会带上一种诡异的滑稽。

“哈哈哈哈。”对着大地之伤边缘那个足有十米半径的黑色的,圆形的。像是门一样的黑洞,我忍不住疯狂的大笑,笑声中我却慢慢跪倒,慢慢弯下腰,把脸紧紧贴在粗糙的砂砾上用力的摩擦。。…。

“凯尔,凯尔。”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温柔的手轻轻搭在我的后背上,无需回头,我的眼前就浮现出那张英气刚毅的面容,无比坚定,永不退缩的面容:“可怜的凯尔哦,为什么你还会每天来到这里呢?”

“是啊,为什么?我也想知道呢。”我不再折磨自己的脸,抬起头痴痴的看着天空:“为什么每当我以为我已经逃离的时候,熟悉的梦境都会提醒我。我永远不曾离开呢?”

“我以为,正视我的过去,就可以获得救赎,我对了,却也错了。”

“正视过去。直面自我。这样确实可以让我有勇气面对我的错误,面对我的罪,让我不再逃避,但是,这些却无法让我得到救赎。无法让我摆脱沉?沦”

“我用真实的内心面对世界,我不再掩饰我的缺点,不再掩饰我的情绪,也不再掩饰我的欲?望,遇到过去认识的朋友。都说我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哈,其实他们无法知道,我的内心依然没变,悔恨和自责依然不断啃噬着我的心,依然把我禁锢在这里,永远无法逃离。”。…。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应得的报偿。我曾经犯下的罪孽,让我必须承受永恒的痛苦和悔恨,但是每当看到她们。我真是嫉妒啊。”

“她们明明也有悲伤的过去,她们明明也有凄凉有悔恨,她们明明也有生气有愤怒。但是为什她们每天都可以笑得那么开心,为什么她们可以每天都那么洒脱的生活?”

“每一次看见她们的笑脸,我的悔恨都会增加一份。也许,原本咱们也可以像她们一样。快乐幸福的度过每一天的,可惜。一切都被我毁掉了,不是吗?”

“这就是我的罪啊。”

我坐在沙漠中,像个疯子一样,嘟嘟囔囔的说着别人也许无法理解的疯话。这是我的梦境,只有在这里,我才可以尽情展现我的脆弱与绝望。

“可怜的凯尔。”你从身后抱住了我,暖暖的拥抱让我仿佛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最后一战之前的日子,让我在百年之后,再次享受到了你的温柔。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动作,熟悉的发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让我忍不住哽咽。。…。

“我的奈莉,我的爱人。”我闭上了眼,贪婪的享受着这只可能出现在梦中的一刻。是啊

雅拉冒险笔记  第十五章 梦醒时分

,我已经永远失去了你,永远永远,无法挽回的失去了你。曾经的甜蜜,曾经的温暖,曾经的爱恋,都被我亲手葬送,现在留下的,只有永恒的孤独,和无尽的梦魇。…。

“我的爱人,我想念你。”我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我的思念,也只有自己能感觉到:“即使我是一个罪人,即使我犯下了无法饶恕的错误,但是我依然想告诉你,我想你。”

“欠你的一句对不起,也许只有在梦里才能像这样告诉你了。多希望能再一次握住你的手,再一次和你一起肩并肩的仰望夜空,再一次和你一起背靠背的对抗强敌。可惜啊,这一切只能出现在梦里了,即使你还在,也不会原谅我,原谅这个胆怯懦弱卑劣的我,更何况,你已经……不在了啊。”

“对不起,我最爱的人,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凯尔,我的爱人,我的伙伴。”你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熟悉,低沉中又带着奇特的韵律,让人听多少遍也不会觉得厌倦:“你无法逃离这里,真的只是因为悔恨和自责吗?难道没有一点原因。是为了你的内心深处再次见到我的渴望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身体在颤抖,无法控制的颤抖,一个从不敢想象的念头突然在我脑子里盘旋:“你不只是一个幻影?”

“你错了,我只是一个影子,我只是一段记忆,我只是一个梦,只是你最渴望的梦。”我甚至可以感到你的呼吸在我耳边吹过,就像夏夜里的微风:“时间到了,你该醒来了,再见了,我的爱人。”

――――――――――――――

潘尼斯伴着清晨昏暗的晨光醒来。

坐起身,抱着被子呆呆的凝望窗外的晨曦,潘尼斯就只是这样坐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就这样做了很久之后,潘尼斯发出一声轻轻地叹息,浅浅的叹息中,却带着接近实质化的悲伤。

“是我最渴望的梦吗?”潘尼斯自嘲的笑了笑:“我的渴望还真是奢侈呢,呵呵。”

“潘尼斯哥哥,你醒了呀,我饿了,咱们什么时候吃早饭呀?”

突如其来的语音,把刚从床上爬起来一半的潘尼斯吓得一头摔在地上:“安安安安安安妮。你怎么在这里?”。…。

小女妖盘腿悬空坐着,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颇为好奇的看着潘尼斯把自己拍在地上的举动,似乎对这个动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学着潘尼斯的样子四肢张开的平铺在地面上。一边自觉有趣的咯咯笑着一边说道:“我当然在这啊。哥哥你忘了吗?昨晚你答应的。”

是的,潘尼斯一下就想起来了。昨天是新年过后第一天,凌晨在外面逛了半个通宵以后,大家回家倒头就睡。等下午起来之后,谁也没有出门。一家人一起在洋馆里懒洋洋的度过了一个悠闲地下午,像是一群普通人一样赖床喝茶打闹斗嘴,彻底抛开了职业者的生命压力,彻底忘记了战斗,尽情享受这个难的的假日。

但是到了晚上临睡前。小女妖安妮却突然闹别扭了,非要缠着潘尼斯到他房间里睡,潘尼斯虽然坚决反对,但是小安妮泪眼朦胧的拿出以前每年新年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赖床作为理由,潘尼斯也只好在其他少女们杀人一样逼迫的目光中答应了下来。当然,主要潘尼斯也怕安妮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比如她是和爸爸妈妈一起赖床的,所以让潘尼斯立刻给她找个妈妈来一类的。。…。

“呼呼。我还真忘了,吓我一跳。”潘尼斯无奈的笑了笑,对还趴在地上假装地毯的小女妖张开手臂:“走了。一起去煮早餐。”…。

小女妖高兴地飞上空中,乐呵呵的扑进潘尼斯怀里坐在他胳膊上,像个指挥官一样指着门口:“目标厨房,出发!”

一下楼,发现楼下基于整个洋馆能源体系的魔能灯已经被打开了,昨晚被闹得乱成一团的客厅已经收拾的像平常一样整齐。所有的家具上都盖好了防尘的布或者报纸,但是客厅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声声有节奏的大喝声和金属撞击声从洋馆后的小训练场里隐隐约约的传来。

“是凯瑟琳姐姐在晨练。”安妮说道:“凯瑟琳姐姐真的很拼命努力,在家里每天都会坚持好几个小时的训练呢。”

“人想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们几个这么年轻就已经在冲击黄金高阶了,所有的人都羡慕嫉妒她们。但是谁又能知道她们背后所付出的一切代价?”潘尼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谁能看到凯瑟琳隐藏在甲胄下面的手臂和腿上,那些连治愈魔法都无法消除的累积性疤痕,还有那些碰上去就知道经历过无数次折断又愈合的骨骼?谁能知道,魔法天才整天沉浸在头痛的困扰中,失去魔法就连动也不能动?谁又能想到,天才一样的牧师,内心却永远沉?沦在痛苦与绝望的无尽黑暗之中,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对于希望的信仰越来越坚不可摧。”。…。

“潘尼斯哥哥好严肃呢。”小女妖笑着把潘尼斯的脸扯成一个古怪的表情。

“是啊。来这里过的时间也不短了,外面总能听到人们说起她们时,对幸运儿的那种嫉妒,可惜他们不明白,得到天赋也许是幸运的,但是发挥天赋,却没有任何幸运的路可走。”

“那潘尼斯哥哥你呢?”安妮替潘尼斯换了一个表情,现在正在为他的新发型努力奋斗:“为什么看不到潘尼斯哥哥你为了现在的能力付出代价呢?”

“我?我早已付出过代价了。”潘尼斯又一次自嘲的笑了:“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我都付出过难以承受的代价了。”

“砰。”洋馆的玄关大门被撞开。丽娜挥舞着右手跑了进来,手里高举着一卷报纸:“昨天没取报纸,大事啊,出大事了。”

“又是什么事啊?”潘尼斯懒洋洋的问道:“婚礼被取消了吗?”

“不,比那个严重得多。”丽娜把报纸塞进潘尼斯手里:“看看吧,前天晚上,岁月之心被盗了。”

潘尼斯一愣,展开报纸,头版用硕大的标题写着:岁月之心离奇退出拍卖,疑似被盗。标题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介绍了详细的情况和现在的追查进展。当然,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括,现在追查的进展就是没有进展。。…。

“唔,我想我明白了。”潘尼斯表情古怪的说道:“我终于明白,某两个人那天夜里,跟咱们说需要办点事所以耽搁了是什么意思了。”

“你这么一说,我似乎也懂了。”丽娜表情立刻也变得古怪起来:“原来是这两个家伙,难怪这么简单的委托,也要她俩结伴来呢。”(未完待续)。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可信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正规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贵不贵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如何走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费用